990医疗援助热线:400-9000-990    寻人热线:400-0000-782

我想找到爸爸妈妈


58年了,你还在等我吗

半个世纪的牵挂,我还是想找到自己的家

     刘阿姨是个很精神的老太太,一辈子要强,日子再艰难她的孩子们也没见她抱怨流泪过,和所有这个年纪的老人一样,上世纪的饥荒是她永生的噩梦,那场天灾也成了撕裂血脉的利爪。

     蝗灾发生在刘阿姨6岁那年,那时候她还叫唐根兰,“根兰子”每次爹娘做工回家老远的就开始呼唤她“你看爹给我的兰子带啥了?”爹的手很粗糙,从怀里掏出皱巴巴的汗巾,捧在手心层层展开,一块焦黄香甜的烤红薯——这是那个贫穷年代朴实但却奢侈的小零食,“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爹就让我慢点吃不要噎着”回忆起58年前的一幕,刘阿姨的眼角的皱纹也充满了笑意。

 

后来迫于生计刘阿姨随父母举家搬迁到甘肃开了间小小的鞋铺,生活虽多少有些改善但仍不算富裕,嘴馋的根兰子有一回为一块馍馍和邻居家的孩子打了起来,父亲特别生气,那也是刘阿姨记忆中唯一一回责骂,当时母亲心疼地抱抱她, 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隐约听到父亲讲:“做错了事不好…………以后不要这样做了”然后父亲轻轻亲吻了她的额头,叹息着离开了。

    不久之后,早上起床的时候刘阿姨总会发现餐桌上摆着一瓶温乎乎的牛奶,“喝吧,根兰子喝了长身体”母亲笑吟吟的说,香甜的牛奶成了治愈刘阿姨难忍饥饿最好的良药。但是她也发现,爹娘碗里的米汤总是稀得像水一样,街坊阿姨也告诉她爹娘一天只吃一餐,年幼的刘阿姨隐约间明白了牛奶是什么换的,鼻子酸酸的很难受。

童年回忆

“听说兰州有招工的,挣得多些,兰子兴许就不用饿肚子了”怀揣着这样朴素的向往,一家人踏上了去往兰州的路,在哪个交通不便的年代,父亲挑着简单的家当,一步一步从乡村走到沙漠再到硬地,趴在娘身上的刘阿姨睡眼惺忪的醒来时, 已经到了兰州火车站。父亲放下行李安顿好母女去买车票,凌晨一点的兰州火车站,饿着肚子的刘阿姨等了很久也不见父亲回来, 一直呼唤母亲,母亲却因为体力透支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晕了过去,刘阿姨饿的不行了就跑出了车站希望能找到父亲,谁知道这一跑,就在也没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我想找到爸爸妈妈 

流浪了没多久,在车站垃圾堆里翻捡吃食的小女孩就被路人带到警察局,好心的阿姨给她吃了馍馍和开水并承诺带她去找爸爸妈妈。但是车站每天乘客来来往往早已冲散了爹娘的消息,最终小小的女孩怀着巨大的恐惧随好心人去了孤儿院,

“门一开,看到了很多小孩子”刘阿姨突然意识到从今以后就是孤儿了,可能再也见不到爹娘了,“我哭了整整三天,同寝的小姐姐就抱抱我,给我擦眼泪”小姐姐的拥抱软软的,就像从前娘温柔的拥抱一样,这虽然不是***味道但却给了孤单的她很大的安慰。

 

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陆陆续续有小朋友被领走,刘爱琴记得来领自己的是个高个儿叔叔,他很温柔的摸摸她的头发说:“以后你就不叫唐根兰了,你叫刘爱琴,意思我们一家要爱要亲(琴)”年幼的刘阿姨显然无法忘记自己杳无音信的爹娘,到了养家常常偷偷哭泣,好在养家待她很好,虽然吃穿都比不上哥哥但是也偶尔能感受到类似家庭的温暖,八岁到十一岁,刘爱琴的生活沿着另一道轨迹缓缓前行,直到养父突然去世那天戛然而止。

我想找到爸爸妈妈 

    “家里只有一个女娃娃迟早要给人的。”养母这样告诉她,刘爱琴知道家里只能供一个人读书,显然不是她。她很要强,干起工作来从不比同行的男人差,本来就是体力活她还夜夜加班,只为争口气证明自己并不比男孩子差,一直到劳累过度病倒了,迷迷糊糊中刘爱琴最想得到的是父亲的吻,母亲的拥抱,醒来却只有漫长寒冷的夜晚和养母哥哥的疏离。

 

     1976年,刘爱琴经人介绍结婚了,她倍加珍惜着来之不易的小家,她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看到儿女娇嫩的笑脸,亲了亲他们的额头,就像记忆中自己的爹娘一样,把最珍贵的爱毫不保留倾洒给他们。“就像我爱他们一样,我的母亲也曾这样亲吻轻抚我。”刘阿姨嘴角带着笑,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 

    80年代初,人们生活有了改善,刘阿姨的孩子们也都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家庭,操劳半生的刘阿姨始终没有忘却自己的爹娘,“我六岁之前的回忆刻在脑子里忘不掉啊”刘阿姨指了指自己的额头,那曾经被爹娘轻吻的地方已经布满深深浅浅的沟壑,孩子们忙着为刘阿姨在人民日报,江苏新华报,安徽报登了寻人启示,然而却一次次落空。

   一直到2018年,时间每过一天刘阿姨对父母的牵挂就多了一份,同时她也害怕“58年了,爹娘是不是……还健在,老俩如果活着,也要有八十多了……”最近她常常梦到小时候的场景:自己骑在父亲的肩膀上,记忆中年轻的父亲亲了亲自己的额头,母亲扎了两个辫子特别漂亮,温柔的对她张开双臂。

我想找到爸爸妈妈 

这是58年来离父母最近的一次

 

在希望之门打开之前,所有人悬着一颗心,毕竟寻亲结果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完美,但是刘阿姨却很坚定:“结果怎样我都能接受,毕竟这是58年来我离爹娘最近的一回”刘阿姨脚步健朗的走向希望之门,耀眼的灯光慢慢退去,舞台中央在七月的搀扶下一个佝偻的身影缓缓走向她,耄耋之年的父亲和年过花甲的女儿相拥而泣,一瞬间,全场的空气仿佛凝滞了,父亲身体还算健朗。

离开时还是个小娃娃的根兰子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儿孙,白发苍苍的老爷子颤巍巍的捧起女儿的脸,无比珍重在额头上印上轻轻地一个吻,经历了跨越半个世纪的牵挂和寻找,见证了这奇迹般的团聚,嘉宾和观众都忍不住流下感动的眼泪,全场掌声雷鸣经久不息。

我想找到爸爸妈妈

  通过我们的了解,刘阿姨的母亲在女儿失踪后思虑过度不幸流产,从此再未有过自己的孩子,对女儿的思念将她折磨的两鬓斑白精神恍惚,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放弃,她坚信,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她的根兰子也在苦苦寻觅回家的路,再坚硬的时间在一个母亲面前也会柔软下来,58年了,根兰子终于回来了!她颤抖着手和老伴儿一起给女儿做了一双千层地儿的红布鞋,骄傲的告诉我们“这是给我女儿做的!我女儿兰子回家了!”

 

亲情,大概是世间最深的羁绊,是抵御世事艰险最坚强的盔甲,更是寒冷冬天夜归的行人前路温暖的灯火。缘梦基金作为“团圆”的使者当然希望少一些离散,但我们也知道总会有家庭被时间洪流不小心冲散,对于离散家庭我们愿成为归途的灯火,让缘梦的力量把回家的时间缩的短一些,再短一些……

我想找到爸爸妈妈 

节目的最后,郁老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,告诉所有的观众要珍惜和父母相聚的每分每秒,因为有的时候人走散了还能找到,被死亡隔开,就只能剩下无尽的思念和悔恨……沉默良久,郁老师掷地有声的宣布“我们缘梦基金捐款50000元,给这样伟大的老父亲老母亲!”郁老师所言是天下儿女共同的心声,更代表缘梦基金和所有支持过我们的伙伴共同的心愿,愿缘梦成为孩子回家的灯火,愿天下少些离散!